知识产权要闻

山寨无处不在;中国首个驰名商标遭遇“同宗侵权”

发布时间:2013-1-11 18:02:17  发布人:深圳朗格公司

1989年,“同仁堂”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从而作为中国第一个驰名商标,载入了中国知识产权发展史册。

  2012年,这家百年老店在其已达343年的历史簿上又将填上一项新的记录——通过诉讼手段谋求驰名商标司法保护的第一起维权诉讼案。

  2012年11月15日上午,北京同仁堂诉刘某(台湾籍)侵犯商标权纠纷一案,在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一审开庭审理。

  “中华同仁堂”招牌现身成都

  在当天的庭审中,原告北京同仁堂诉称,根据消费者举报的线索,原告发现位于成都市双流县文星镇的某商铺转角处铺面上,设置有显著的红色“中华同仁堂”招牌,此外还有两处底层商铺铺面上设置有蓝色“中华同仁堂”招牌。经调查发现,该两处招牌为刘某购买,同时刘某正向国家商标局申请“ZHTRT”作为其商标。

  原告方认为,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中华同仁堂”的拼音缩写。并且,在互联网上输入“ZHTRT”,搜索结果中排名首位的即为“欢迎光临中华同仁堂——欢迎您”的网站链接,点击进入后可见被告刘某正在申请的“ZHTRT”商标与“中华同仁堂”字样。

  原告方认为,“同仁堂”商标早已是驰名商标,而刘某设置的“中华同仁堂”招牌以“同仁堂”字样为该招牌的主要部分,足以使相关公众对二者产生混淆,造成“同仁堂”驰名商标的淡化,损害了北京同仁堂作为商标专用权人的合法权益及“同仁堂”驰名商标所代表的商誉。

  “刘某除了故意将‘同仁堂’字样用于其设置的店铺招牌之外,还处心积虑地为‘中华同仁堂’的汉语拼音缩写‘ZHTRT’申请商标注册,其‘傍名牌’、‘搭便车’实施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违法行为的主观恶意明显,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原告代理人梁勤律师据此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被告刘某立即停止一切侵权行为,消除影响,并向原告支付侵权损害赔偿金人民币100万元等。

  辩方称“被告主体不适格”

  对于北京同仁堂方面的上述主张,被告代理人辩称,位于成都市双流县文星镇学府润园临长城路二段设置有“中华同仁堂”招牌的铺面确为刘某个人所购买。但是,因为本案相关房屋尚未交付使用;被告人在房屋内外没有任何生产、经营及其他任何活动;被告人没有将“同仁堂”作为商标使用;被告人的行为也没有使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受到损害或者可能受到损害。据此,被告方认为“被告主体不适格”。

  对此,原告方指出,经消费者举报,今年7月在江苏常州,出现了一家名为“台湾中华同仁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代表处”的机构,并且同样打着“中华同仁堂”的名义在进行招商活动。经其调查,该代表处为2011年8月10日,经江苏省常州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发执照后设立,而被告刘某正是该代表处的负责人。

  因此,虽然刘某在双流县文星镇所购置的这处铺面虽未在当地工商部门登记注册,但其既然已经悬挂出“中华同仁堂”的招牌,其且其设置的招牌中不但有显著的“中华同仁堂”文字,还带有葫芦形图案与“中华同仁堂”文字的结合,而店铺的用途显然只有一个,那就是用来从事商业活动。

  根据《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三条对“商标的使用”的规定,即“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用于广告宣传、展览及其他商业活动中”,只要符合该法条规定范围内的使用行为,均属商标意义上的使用。被告在其商铺上所设置的各种“中华同仁堂”标识的行为依法均为商标意义上的使用,应受驰名商标保护制度调整。据此,原告方认为“被告主体不适格”一说不能成立。

  “驰名商标是否过期”成争辩焦点

  法庭上,被告刘某的代理人提出质疑,“当年的北京同仁堂被认定为驰名商标,然而事隔23年,同仁堂作为上市公司已经江河日下。根据2007年6月29日至今年10月12日,同仁堂的股票价格,已从46.50元/股跌至17.33元/股,已经给“同仁堂”带来了极大的不良影响,因此已经不再‘驰名’”。

  对此,原告代理人梁勤律师认为,单股价格受到扩股配股、现金分红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单股价格根本不能反映企业在证券市场中的价值,就算单股价格达到1000元每股,如果股本总数只有十万股,那么也不过是个市值1亿元的小公司。”

  梁勤律师称,同仁堂股价46.5元时,单股价格虽是最高,但总股本仅为4.34亿股,市值为201.81亿元;而2012年10月26日,股价17.11元,总股本却达到了13.02亿股,市值为222.78亿元,比单股价格最高峰时的市值还高,而如果按单股复权价计算的话,则为199.68元/股,较上市时的发行价上涨了2720.34%倍。“况且,上市的同仁堂仅为北京同仁堂集团旗下的一家分公司。”

  梁勤律师同时表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之规定,“对于在中国境内为社会公众广为知晓的商标,原告已提供其商标驰名的基本证据……的,人民法院对该商标驰名的事实予以认定”。“同仁堂”商标在中国是广为公众知晓的商标,并且本案中,原告已提交了国家商标局1989年认定“同仁堂”商标驰名的证据,该证据足以证明原告商标“驰名”。

  被告抛出两个同仁堂“同宗”说

  庭审中,被告方还提出,“同仁堂”作为商号源起乐氏老铺,传承了600余年的乐氏从明朝即开始经营乐家老铺,到乐家第四世乐显扬创立了“同仁堂”药室。1949年,由于历史原因,乐家第十三世乐崇辉带着家人及药谱等迁移到了台湾。并于上世纪50年代在台北开设了“同仁堂”。

  因此,在北京同仁堂申请“同仁堂”商标时,台湾的乐氏并无法提出异议,并且乐家在对“同仁堂”的使用、传承均先于北京同仁堂,“我们中华同仁堂得到了乐家传人乐觉心的授权”。

  对此,原告北京同仁堂称,历史上虽然是特定乐姓自然人创立的企业,但在340多年来的长期发展过程中,原告的股东经常发生变化,除了乐姓自然人外,其他姓氏的自然人也曾长期作为原告的股东,唯一不变的是北京同仁堂对于“同仁堂”字号、商标不断进行使用的事实。

  1954年,第13代传人乐松生带领同仁堂率先实行公私合营,成为我国首批实行公私合营的民族企业。近几十年来,同仁堂的股东只有一个,那就是国家,那些特定乐姓自然人早已不再是原告的股东,并且就算是现在的股东也不能擅自处分登记于原告名下的“同仁堂”商标,否则亦将构成对原告企业的侵权。

  因此,就算所谓“乐觉心”是历史上特定乐姓自然人的后代,也无权对与“同仁堂”有关的事宜做出处分,更何况被告甚至连此“乐姓”与彼“乐姓”之间究竟有何关系一事都无法证明,其所谓“乐崇辉于1953年在台湾开设同仁堂药店”的说法更是没有根据。

  而被告在其店铺上使用“中华同仁堂”招牌的行为,足以使公众误认为被告与原告之间存在关联关系,甚至还将使公众误认为名为“北京同仁堂”的原告是“中华同仁堂”的下级单位,被告的行为显然构成了对原告商标权的严重侵害,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同仁堂发起首起维权诉讼

  “驰名商标的保护,在当前国内的商标纠纷案中影响非常巨大。北京同仁堂作为多年来海内外广为知晓的驰名商标,近年来也正在遭遇大量的侵权,仅每年各地工商部门发给北京同仁堂的协助调查函,就有六七十份之多。”原告代理人梁勤律师告诉记者。

  “而具体的侵权形式也是多种多样,比如在经营场所打上‘同仁堂’标志;企业注册时直接把‘同仁堂’进行企业字号登记;私自杜撰一个‘同仁堂’机构,以进行鱼目混珠、误导消费者等。”

  “此外还有一类,就是在海(境)外注册一家‘同仁堂’公司,然后到国内进行变相使用。此案中的‘中华同仁堂’,很可能就属于这一类。”

  据梁勤律师介绍,此次在成都开庭的本案,也是北京同仁堂集团通过诉讼手段谋求驰名商标司法保护的第一起维权诉讼案件。

  今天的庭审结束后,合议庭未当庭宣判。本报将对此案后续进展持续关注。

                                                                                                                                               来源:法制网

联系我们:深圳朗格公司 | 电话:0755-23991309  /  83738399  E-mail: longipa@163.com
公司信息: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 网站条款 | 客户名录 |  粤ICP备11092218号
友情链接:朗格公司官方网站  合肥知识产权律师  朗格企业知识产权方案  三文品牌设计 服装商标转让 华强北商城  网络营销软件 商标注册 英语口语  海外华人网 中国写网 上海商标注册 商标查询  商标注册  注册香港公司 天津高新技术企业认定  深圳商标转让 东莞专利申请 成都商标注册 商标注册 金利信财务代理

标签:深圳商标注册,香港商标注册,外国商标注册,商标申请,商标代理,专利申请,版权登记,外国公司注册